从古至今的失婚女人们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詩句出自《诗经》卫风之“氓”,这是一首中国古代最早的弃妇诗。写一个女子年轻貌美时,沉迷于爱情而不能自拔,嫁给了她心仪的男子。过着清贫的生活,多年后因终日操劳而姿色渐衰。然后男子的生活开始顺心,富裕起来。就开始对她施以暴虐,最后抛弃了她。全诗通过一个女子的自述她从恋爱到结婚后受虐直到被抛弃的过程写出了女子内心的痛苦与决绝。侧面描写了一个寡情薄义的男子形象。

当我读到这诗,正值秋季,坐在枯叶衰败的河边,在满目蕭条中仿佛看到有这样一个女子:衣衫襤褛,神情凄苦,步履坚硬地朝我走来。原来文学是可以这样穿越时空如闪电般直击心灵的。惊诧到我的是经历了几千年,现代有些女子的命运竟和她有着惊人的相似,有些甚至比“氓”所描述的更甚。

前几年网上有报道过广州某女子生完孩子,做全职太太照顾家里两个孩子多年,全家靠丈夫一人在外经商养活全家。后丈夫有外遇,就对她和孩子不养不顾,弃之如履。她就从高楼上把两个孩子抛下,自己也一跃而下,终结了一生。而那个男子依然风流快活地过日子。最近网上报道一个女子受丈夫虐打,竟被咬掉了鼻子。电视里也经常有调解家庭矛盾的节目爆出男人去外面找小三养二奶,回家虐打妻子的新闻。还有些甚至是红极一时的女明星,嫁入豪门,几年后就被扫地出门,被人拍到人老色衰,境况凄凉的场景。倒不如古代诗经中的弃妇最后说:“反是不思,亦已焉哉。”来得坚强决绝,至少她已不想从前,要坚强地自活下去。

氓在古语中就是男子的意思,在动物界便是雄性。这是一种自古以来在人类中以爭名遂利为己任的生物。自古帝皇将相皆为男子,说明她们比女子更喜欢权力与名利,更热衷于对成功的追求。俗话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又说:男儿自古多薄幸。男子一般多以事业为重,儿女之情只在一时,但对女人来说感情和家庭却是一辈子的经营。有的女子即便事业有成,但婚姻不幸,对她来讲也是不圆满的。所以女人都会把感情看得很重,寄托到一个男人身上,即所谓的爱情。但那种放弃自我,全情投入的爱有时终究是冒险的。

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在《丈夫这东西》中就有描述,男人结婚以后会把爱情转化为亲情,特别是女人生育以后对女性就会减少激情。反而会对婚外的其他女性产生兴趣并很可能发生婚外情。有人说男性的各个阶段是需要不同女性的,幼年时他需要母爱,少年时她爱姐姐,成年后他爱妹妹,中年后他爱女儿。就是说一个女人要做他的母,他的姐,他的妹和女。具有这种能力的女性世上很少。因为女人终究是要老的。

著名作家贾平凹在论女性的文章中也写过,女性在这个男权世界要活得好,活得滋润,就要有自己的追求,要有独立的人格和态。态在作者一文中被解释为女人味。经济独立,有人格魅力的女子当然会比那些整日围着家庭转的女性强些,但也难保不被抛弃的命运。比如张爱玲,比如张幼仪,萧红。在感情的世界中,男人越优秀就越不容易被掌控,越位高权重的欲望就越大,比如古代的帝王哪个不是三宫六院,现代的贪官们往往情妇多多。平头百姓有钱的就会有小三,小四,小五。富二代没结婚就女朋友一堆堆地炫。没钱的上微信、陌陌,骗吃,骗喝,骗感情,上当吃亏的终究是女人。

所以氓之一物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有秦湘莲就有陈世美有王宝钏就有薛平贵。男人是要管教的,你一味的对他好痴心的付出,只会让他把你吃得死死的,欲望的心继续膨胀。但有些男人也是管不好的,比如泼皮无赖,比如流氓。流氓一词中的氓就是从古沿用至今的,流里流气的男子。唐朝有个女子做得很绝,直接杀掉,那是武则天。当然在现代,你只能选择离开。

有些想离开都很难,刚刚前几天网上说台州有一男子长期虐打妻子,妻子要离婚,他就砍杀了岳父全家三人。所以做女人要有一颗比男人更坚强的心,有比男人更得以倚仗的事业,才能在这世上博弈。小时候老师和大人们教我们做淑女都是错的。淑女不用做,装一下就象了。男人是用来哄的,关键是你有没有制肘他的本事。还有你有没有一双慧眼去发现身边的好男人,就是人们常说的暖男。那种善良的男人是世上的稀有品种,如果你遇到,一定要珍惜,要用你全心的爱去对待他,因为你遇到的是有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