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随到吃土的“份子钱”,究竟是古代哪个混蛋发明的?

份子钱:一种专门流通于婚丧嫁娶等场合的人情等价物,俗称人情债。金额数从来是门玄学,给多了有人尴尬,给少了有人不爽。

在这个请帖满天飞的年代,我们年轻人不是在随份子钱,就是在存份子钱的路上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份子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下面请听匠人为大家一一道来:

份子钱出自朱元璋之手?

提起份子钱很多人都觉得好像自打懂事以来,大人们就已经是这样相互随礼的了。仿佛这个传统已经延续了两千多年似的,然而在明清之前古人并没有随份子钱的习俗。

最早发明份子钱的人可以追溯到朱元璋

朱元璋立国不久后就对“乡饮酒礼”制度进行重新修订并把邻保相助的精神写进了制度里

规定:「凡我同里之人,各遵守立法.....其婚姻丧葬有乏,随力相助」。

大概意思就是,如果哪一个穷人家要娶妻生子了,那么乡里的村民就要合力救济一下,最好这家提供一点被褥,那家提供一些吃食,等今日你帮助别人渡过难关了,日后自家有红白喜事时,别人也会帮你一把。

慢慢地,这个规定逐渐演变为随份子。

明末清初时,凑份子一类的词已经很常见了,文学作品也多有描述,如——

《红楼梦》第四十四回:「若干人均摊等份额的钱同办一件事老太太出主意让凑份子给凤姐过生日。」

《儒林外史》第二十七回:「搬家那日,两边邻居都送着盒,归姑爷也来行人情,出份子。」

份子钱变身人情债简史

虽说随份子钱这个习俗传承自明清,但上升至人情债还是近百来年的事情。份子钱刚出现的时候,就是一种带着祝福的民间融资,然而发展发展着就走歪了,成了沉甸甸的包袱。

清末时,随份子才发展为必不可少的婚庆礼节,那时候家家都有一本礼簿,每逢接到婚嫁请帖,就要按照账目中的数字出份子。

建国初期大家普遍都很穷,大家又回到了简单送礼的年代,但凡遇到喜事就送块普通的布料。

五六十年代时,大家转而送印着大红双喜的暖水壶、搪瓷盆、棉被等日用品。

七十年代不需要吃婚宴,也不用给份子钱,新人结婚的话只用在亲友间通知一下就好了。

但改革开放后,随着商品经济的深入人心,直接送钱的行为被全社会欣然接受,份子钱的画风骤然改变。大家送金送红包的风气一发不可收拾,从八十年代的二十块一直升到现在的一千几百,短短三十年间份子钱已经翻了几十倍。

全国各地份子钱安排一下

同样的份子钱,北方人称之为「份子」,南方人称之为「红包」,而广东人则把它称作「利是」,各地随份子的风俗差异也不小。

理论上来讲,份子钱随多少,应该按酒席的规格来计算。比如,一桌酒席值2000块,坐10个人,那么人均随200块的份子钱最恰当,但具体随多少还得看当地风俗和主宾亲疏关系,有些地方,人不到就无须给份子钱,而有些地方,人不到,份子钱也跑不了。

某记账应用就统计过,上海、浙江的份子钱平均要1000元,北京、江苏、山东等地也高达800元,其余地区则大多位于200元至500元之间。只有广东跟云南犹如一股泥石流,100元左右即可。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经济高度发达的广东地区如此不气派?是广东人没有人情味吗?

当然不是!广东是一个讲究宗族关系的地方,摆喜酒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维系宗族、回馈乡亲,大部分地方都会在份子钱的基数上回礼五六成,而佛山的顺德、南海两地,更是把红包折个角或摸一摸就直接返还给宾客,仅仅起到讨彩头的仪式感作用。

当然,以上讨论的都只是各地的平均价而已,现在人口流动这么频繁,各地婚俗相互影响,份子钱根本没有指导价可言。

听说你正在被份子钱榨干

中国人的喜酒名目总是花样繁多,婚礼、丧葬礼等重大仪式就不说了,

新房入住有乔迁礼

老人寿诞有祝寿礼

孩子满月有足月礼

小孩上学有升学礼

哪一个不是沉甸甸的人情债?

这份子钱随也烦恼,不随也烦恼,主要表现在——

1.份子钱水涨船高,穷!随不起!

2.面子心理、攀比心理作祟,怎么随都有尴尬的地方;

3.你来我往的人情账最难算清;

4.拒绝难,又不能敷衍对待。

想当年,随礼都在一个熟人圈子内进行,人际关系相对固定,付出去的金额大可在将来的某一个时刻收回来,但现在的社会,早已从熟人社会变为陌生人社会了,每个人的人际关系都处于频繁变动的状态,加上独身主义、丁克主义,旅行结婚等零酒席人士逐渐增多,份子钱很难回本,甚至有去无回。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份子钱怎么给合适?匠人建议最好量力而行:第一,当地习俗是怎样的?第二,你跟主人家的关系如何?第三,你的收入状况怎么样?

如果实在不想被份子钱上面的金额绑架,也可以亲自挑一份独具匠心的礼物。(当然等你自己办事儿的时候就也别指望人家能随红包啦……)

匠人为此特意统计了一下自己去年随的份子钱,不统计不知道,统计一下发现还真的很多。份子钱少了感觉面子挂不住,多了自己不够用,收回份子钱的路途遥遥,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办一场事收回礼金。问题:你去年一年随了多少份子钱?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该文章转载自:色啪啪